字数:30302

  「既然你的家人如此坚决,你不得不结婚,那就只有一个办法了。」杨雅抬眼直视紫熙的美眸,问道:「你敢尝试吗?」

  「尝试?」紫熙摇着头说道:「你让我尝试跟一个男人过夫妻生活?那还不如杀了我。」

  「你以为我愿意让你跟一个男人结婚吗?」杨雅非常认真的说道:「紫熙,这是唯一的办法了,为了我,为了我们的将来,你一定要尝试。」

  紫熙说道:「有你说的那么严重吗?什么唯一的办法,说来听听。」

  「你可以把江洲调教成你的狗,让他无条件臣服于你。」杨雅说道。

  「把江洲调教成我的狗?」紫熙摇着头笑道:「你开什么玩笑,这怎么可能呢?即便是对男人毫无兴趣的我也得承认江洲的优秀,他怎么可能无条件的臣服于我?」

  杨雅说道:「那可不一定哦,只要你能完全掌控他的性欲,不出两个月就能转移他的性趣。」

  「转移性趣?」紫熙饶有兴致的问道:「怎么转移,转移到哪里?」

  杨雅低头看了看紫熙脚上那双漂亮的漆皮高跟尖头鞋,说道:「比如,转移到你的高跟鞋上。」

  「我的鞋?」紫熙翘了翘高跟鞋的鞋尖,问道:「你越说越离谱了,我脚上的鞋跟江洲的性趣有什么关系?」

  杨雅说道:「正常男人的性趣都是女性的生殖器官,经过控制调教呢,是可以转移到其它地方的。」

  「呵呵……」紫熙忍不住笑道:「你觉得江洲那种男人会跟我的鞋做爱吗?
  就算会,怎么做?」

  「那还不简单。」杨雅起身将自己的厚底高跟鞋踩在沙发上,她说道:「用鞋底踩住他的生殖器,让他自己抽插,记得踩轻一点,让他的JJ有活动空间。」
  紫熙皱着眉头问道:「这样也能射精吗?」

  杨雅一本正经的说道:「当然可以啊,因为他的性趣已经转移,对女性的生殖器官再没有感觉,只对你的鞋有性欲。」

  紫熙伸手轻捂小嘴,说道:「天呐,如果那样的话,我用脚上的这双鞋就能满足他了,那他岂不是比狗还贱?」

  「只要你愿意,让他比狗贱十倍百倍都可以。」杨雅说道:「你甚至可以把他的性趣转移到你的排泄物上,到时候你就可以把他的嘴当成你的厕所了。」
  紫熙接着问道:「那样也能让他射精吗?」

  「当然能。」杨雅说道:「我学过性心理学,这是有科学依据的。」

  「直接排泄粪便到他的嘴里,我的天……」紫熙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我想着都觉得恶心,他吃着会不恶心吗?」

  「你会觉得恶心,他可不会,他觉得吃你的粪便就是跟你做爱,能让他射精的做爱。」杨雅说道:「为了能够享受这种高潮,他不但不会觉得恶心,还会跪着爬着哀求你赏给他吃。」

  「江洲是个好人,我肯定不会这么对他的。」紫熙说道:「其实,只要他不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涉我们,我很愿意跟他结婚的。」

  杨雅认真的解释道:「就算江洲因为爱你而不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涉我们,你一样要转移他的性趣。不然的话,他一个正常男人怎么解决生理问题?」

  紫熙低头看了看自己脚上的高跟鞋,问道:「江洲是个好人,我真不忍心用鞋底踩他的JJ,那真的太羞辱他了。」

  「我的大小姐,你怎么还是不明白呢?如果你成功的把他的兴趣转移到你的脚上,你的鞋上了,用鞋底踩他的JJ就不是羞辱他,而是帮助他。」杨雅说道:「因为他是好人,所以,你更要理解他的爱好。」

  「这个……」紫熙还是有些犹豫。

  「紫熙。」杨雅转身来到紫熙身前,蹲身央求道:「为了我们的将来。」
  「那好吧。」紫熙最终还是答应了。

         —————————————————

  紫熙是我心目中的女神,我爱她胜过爱我自己,所以,当我向她求婚,她提出让我戴一百天贞操(淫色淫色4567q.c0M)锁并以此考验我的忠诚的时候,我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新婚之夜,当我心甘情愿的为她戴上贞操(淫色淫色4567q.c0M)锁的时候,我不知道,那一刻会成为我跌入暗黑深渊的开始。

  我以为戴一百天贞操(淫色淫色4567q.c0M)锁,做一百天和尚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但是我错了,仅仅才过去十天,我已经欲火难耐得受不了了。

  吃过晚餐,收拾好厨房,我走进了客厅。此时,还没有脱下OL职业装的紫熙正翘着腿坐在沙发上玩手机,一只穿着肉色亮丝的漂亮丝袜脚正挑着脚尖上的漆皮高跟尖头鞋。缓步来到紫熙的面前,我蹲身轻声招呼道:「老婆。」

  「怎么了?」紫熙低头看着我,问道。

  我说道:「老婆,我憋得实在太难受了,能不能把贞操(淫色淫色4567q.c0M)锁给我打开?」
  紫熙有些不悦的说道:「我们不是说好一百天的吗?」

  这件事情是我理亏,我只能陪着笑脸央求紫熙道:「先解开,一会儿再戴上行不行?」

  「那就没有一百天了。」紫熙说道:「江洲,你连这么一个小小的承诺都兑现不了,让我怎么相信你会真心对我好呢?」

  我伸手抱着紫熙的大腿,软语相求道:「老婆,算我求你了。」

  「呵呵。」紫熙笑着说道:「你在求我呀,我怎么没有感觉到呢?」

  嘿嘿,紫熙在笑,有门了,我马上问道:「老婆要老公怎么求呢?」

  紫熙微笑着反问道:「你说呢?」

  我说道:「还请老婆指点。」

  紫熙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道:「我要你跪下来求我。」

  「这……这怎么行?」我再次央求道:「老婆,换一种方式行不行?」
  「那你就继续忍着吧,我洗澡去了。」紫熙作势要起身,我立刻说道:「老婆不要走啊,我跪还不行吗?」

  「我想看清楚老公是怎么下跪求我的。」紫熙起身来到没有茶几的另一边,端端正正的坐在独立沙发上还翘起了二郎腿。

  我来到紫熙面前,说道:「老婆,你可不能说出去的。」

  「呵呵。」紫熙笑着说道:「知道老公要面子,放心吧,这是我们夫妻间的小秘密,我不会说出去的。」

  为了即将到手的性福,我不得不暂时放下自己的尊严,乖乖的跪在老婆脚下,我可怜兮兮的求她道:「求老婆大人开恩,为我解开贞操(淫色淫色4567q.c0M)锁。」

  「是暂时解开贞操(淫色淫色4567q.c0M)锁。」紫熙看着脚下跪着的我,得意洋洋的笑着。

  「嗯,暂时。」我赶紧点头。

  紫熙说道:「解开贞操(淫色淫色4567q.c0M)锁以后,要不要我帮你呀。」

  「要要要。」听到老婆的话,我立刻喜上眉梢,似乎觉得……这一跪赚到了。
  「不过呢……」紫熙似笑非笑的说道:「你得再给我磕三个头。」

  「什么?」我立刻反对道:「老婆你不能得寸进尺啊。」

  紫熙说道:「你都给我下跪了,还在乎多磕三个头呀?」

  「可是……」看到我还想再说什么,紫熙撒娇道:「哎呀,老公给老婆磕三个头算什么嘛。杨雅以前的男朋友犯了错,她什么都没说,她男朋友却当着我的面给她下跪磕头认错,好可怜的说,人家当时都没结婚呢。」

  我艹,难怪紫熙这么要求,原来是杨雅的前男友开的头,那小子也太TM没出息了。哎,紫熙没说错,跪都已经跪了,多磕三个头也不算什么。为了得到一次发泄的机会,忍一忍吧,我随即准备给紫熙磕头,但紫熙却阻止了我。

  「你就这么想给我磕头呀。」紫熙起身站到我面前,摸着我的脸说道:「老公,解开贞操(淫色淫色4567q.c0M)锁再磕好不好?」

  事到如今,我能不答应吗?

  进卧室兜了一圈,紫熙拿回了贞操(淫色淫色4567q.c0M)锁的钥匙,解开贞操(淫色淫色4567q.c0M)锁后,我的JJ终于呼吸到了自由的空气。继续端坐沙发的紫熙说道:「老公,你该给我磕头了,没有响声不算哦。」

  「嘭嘭嘭!」我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净利落的给紫熙磕了三个头。

  紫熙向我勾了勾手指,说道:「起来让我看看我的玩具。」

  我起身来到紫熙跟前,紫熙伸出纤手弹了弹我的JJ,说道:「老公你真没出息,给我磕头都这么激动,都流水了。老实告诉我,你心里是不是很想给我磕头?」

  「哪有。」我说道:「憋太久了而已。」

  「哦,对了老公。」紫熙非常歉意的说道:「我那个来了,不能陪你,你得自己到卫生间去解决。」

  「啊。」我异常失望的说道:「怎么这么巧?」

  紫熙很无辜的说道:「是你选的时间不对嘛。」

  我轻笑着问紫熙道:「你不是说,你会帮我吗?」

  「好吧,看在你可怜兮兮的给我磕头的份上。」紫熙起身对我说道:「老公请坐。」

  嘿嘿,我兴冲冲的坐在了沙发上,紫熙说道:「先把眼睛闭上。」

  我老老实实的闭上了眼睛,很快,一团软绵绵的东西压上了我的JJ,动了动了,哇,这种感觉真的好舒服,我惬意的睁开了眼睛,当我看清那团软绵绵的东西是什么的时候,我即刻不高兴的说道:「老婆你……你太过分了,赶紧给我拿开!」

  「江洲你……」紫熙立即缩回丝袜脚穿上了高跟鞋,她非常不悦的说道:「自己解决好自己戴上,还有九十天,以后再不要求我了,求我也没有用了。」
  紫熙踩着高跟鞋气冲冲的走进了书房,我摸了摸自己的脑袋,难道……是我太过分了?

  紫熙生气了,我心目中的女神生气了……唉,男人要大度,紫熙也是知书达理的人,把道理讲清楚,她应该会理解的……我随即走进了书房,正坐在电脑前的紫熙看都没看我一眼,我来到

  她面前说道:「老婆,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紫熙很冷静的说道:「我没有生气。」

  「我刚刚的语气是重了点。」我说道:「可你也不该用脚踩我那里啊。」
  紫熙说道:「怎么,嫌脏啊。」

  「不是嫌脏,而是……」我说道:「那地方是男人的尊严所在,你把它踩在脚底下,那不就等于在践踏我的尊严吗?」

  「那你还进来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什么?」紫熙说道:「赶紧解决好戴上贞操(淫色淫色4567q.c0M)锁,你要不戴也可以,我们按当初的约定办。

  依照当初的约定,如果我不能履约,紫熙就会跟我离婚。

  我默默的转身走向了外面,我不能失去紫熙,但一样不能失去尊严,还是戴上贞操(淫色淫色4567q.c0M)锁,再坚持九十天吧。

  「老公,你老老实实回答我,刚才舒服吗?」身后传来了紫熙的声音。
  「呃……」我回过头来说道:「是很舒服。」

  「夫妻是一家人,性生活只要舒服就可以了,你还在乎什么尊严?」紫熙说道:「要说尊严,男人把女人压在下面的时候,想过女人的尊严吗?」

  这个……我一时语塞,紫熙说得好像很有道理哎,我回过头来,轻声说道:「老婆,我们一起忘记刚才的事情好不好?」

  「我可以忘记。」紫熙指着自己的丝袜脚说道:「她不会忘记,你刚才那么嫌弃她,她生气了。」

  紫熙语带哭腔,好像真的伤心了。我的天,我暗道倒霉,这位大小姐从小娇生惯养,她要耍起脾气来,连她父母都没办法的。

  我说道:「我向她道歉还不行吗?」

  「好啊。」紫熙将自己的丝袜脚放在了电脑桌上,她说道:「过来道歉吧。」
  哎,这事儿弄得,我来到电脑桌前,低头说道:「老婆大人,对不起了。」
  紫熙摇着头说道:「没有诚意,她拒绝你的道歉。」

  好吧好吧,我再次跪在了紫熙的面前,我说道:「老婆,对不起,请你原谅我。」

  「给她磕头。」紫熙把丝袜脚放在了地毯上,这是要我在她脚下磕头了。
  如果没有之前向紫熙的下跪磕头,我是不可能做出这种让步的。不过,现在的我觉得,给紫熙下跪磕头好像不算什么丢人的事情,至于向她的脚磕头,这跟向她本人磕头有区别吗?

  我抬头问紫熙道:「如果我磕了头,你的脚一定能原谅我吗?」

  「扑哧……」紫熙再也忍不住了,她说道:「放心的磕吧,我怎么舍得一直为难老公呢?」

  罢了罢了,只要心目中的女神高兴,我贴着紫熙的丝袜脚磕了一个响头。但是,当我准备抬头继续磕头的时候,紫熙一脚踩在了我的头上,她问道:「江洲,你服不服?」

  我不敢强行抬头,只能说道:「我服。」

  「当我五分钟的踏脚石,你愿不愿意?」头上传来了紫熙的声音,她说道:「你要想像刚才那么舒服到高潮的话,不要反对哦。」

  我说道:「我愿意。」

  「嘻嘻,这还差不多,那我就踩着你的头上网啰。」我能听到紫熙的声音,却看不到她的动作,此时的她,正把摄像头对着她的丝袜脚,也就是我的头。
  接着,紫熙输入聊天信息道:杨雅,看我脚下踩着什么?

  「江洲?」杨雅立刻发来的讯息,她道:哇,紫熙,你好厉害,这才十天哎,我以为至少需要一个月呢。

  紫熙用力的踩了踩我的头,接着回道:本来没这么快的,他今天气到我了。
  杨雅回道:他怎么气到你了?

  紫熙将摄像头恢复原位,回道:我按照你说的步骤,用脚踩他的JJ,我竟然冲我发脾气。发点小脾气也就算了,他还不肯向我道歉,害我要说软话诓他回来。哼,他不是不愿意吗?我偏要让他求我做他不愿意做的事情。

  杨雅打了个省略号,道:你这样操(淫色淫色4567q.c0M)之过急了。

  「没有吧。」紫熙接着道:有了第一次,第二次就容易了。刚才让他给我下跪,他扭扭捏捏的不愿意,现在不用明说,他已经开始自觉的向我下跪了。至于磕头垫脚什么的,以后会成为他的家常便饭的。

  杨雅回道:你的进度超过时间表太多了,也许是我没有把你的个人魅力计算进去吧。

  紫熙问道:我现在是不是可以让他给我舔鞋底了。

  杨雅立刻回道:不要这么快,要循序渐进。用鞋底让他高潮一次之后才能让他舔,江洲是一个爱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净的人,踩过JJ的鞋底能降低他在卫生方面的敏感度。
  紫熙说道:好吧……嘻嘻,调教男人好有成就感,我现在好想看到他做我的狗的样子。

  杨雅道:好了,第一次踩人家的头不要太过分,是时候给他奖励了。

  紫熙回道:嗯嗯,我先把他踩射再说。

  关闭了即时通讯,紫熙松开了穿着秀丝的美足,她说道:「表现不错,你可以起来了。」

  我抬头准备再给紫熙磕头,紫熙再次阻止了我,她说道:「怎么,给我磕头会上瘾啊。」

  说完话的紫熙指了指脚下的地面,说道:「看在你的头踩着很舒服的份上,来,跪到这里来,让我用脚来践踏你的尊严。」

  不知道为什么,刚才被紫熙踩在脚下的时候,我特别的兴奋,JJ一直硬邦邦的。此时此刻,我哪还顾得紫熙的奚落,我立刻跪行上前,把JJ送到了她的小腿边。紫熙伸出丝袜脚,用脚尖勾起了我的JJ,看着我不停滴水的JJ,她笑着说道:「看来,踩你的头不止让舒服,你也很舒服啊。瞧瞧,瞧瞧,这么多的水。江洲,你老实告诉我,你心里是不是很渴望被我踩?」

  「哦哦。」紫熙的脚玩得我的JJ好舒服,我忍不住叫出了声。

  「呵呵,原来你这么喜欢跟我的脚做爱啊。」紫熙脱下了另一只高跟鞋,两只丝袜脚一上一下夹着我的JJ,我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刺激。

  「说话啊,你是不是很想跪在我的面前?」紫熙继续问道。

  我说道:「哪有,我是憋得太难受,受不了你带给我的刺激。」

  「嗯,你难道不想给我下跪吗?」紫熙放慢了脚上的速度,力量也减弱了,刺激的舒服感觉大不如前。我立刻「承认」道:「是,其实我很喜欢跪在老婆面前的感觉。」

  我这话一出口,紫熙随即加快了脚下的力度和你速度,舒服的感觉更胜从前,她又问道:「你心里其实很想给我磕头,只是不好意思说出来,对不对?」
  「对对对。」我立刻点头。

  舒服的感觉再次减弱,紫熙笑着问道:「对什么?」

  「其实我早就想给老婆磕头了,只是一直不敢说出来……。哦……」在我说话的时候,紫熙的脚再次夹紧了我的JJ,她接着问道:「被我踩在脚下的时候,你的JJ一直很兴奋,你很渴望被我继续踩下去,对吗?」

  兴奋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我知道紫熙想听我说什么,便装模作样的说道:「老婆,对不起,我惹你生气其实是希望被你惩罚,你一定要原谅我。」

  紫熙把整个脚底贴在我的JJ上,不停的上下搓动着,我感觉自己已经走到了天堂的门口。

  紫熙再问道:「你想要什么惩罚?」

  我说道:「我想匍匐在老婆脚下,我渴望被老婆踩着脑袋。」

  紫熙问道:「还有呢?」

  我的声音分外激动的说道:「只要是老婆给我的惩罚,我都渴望得到。」
  「呵呵呵……」紫熙笑着问道:「如果我让你舔我脚下的这双高跟鞋呢?」
  我不假思索的说道:「我愿意。」

  「如果我让你舔我的鞋底呢?」紫熙问道。

  当时的我以为紫熙是在戏弄我,便满口答应道:「我愿意。」

  紫熙问道:「江洲愿意什么?」

  我用颤抖的声音说道:「江洲愿意舔老婆的鞋底。」

  「到关键时刻了哦。」紫熙问道:「你老婆是谁,你想求她,求她允许你为她舔鞋底,对不对?」

  真的到关键时刻了,我已经推开了天堂的门,天啊,为了下一刻的飞升,我什么都愿意啊。我说道:「江洲祈求叶紫熙女神,请允许江洲舔她那高贵的鞋底。」
  「看你这么可怜,本女神就答应你这一次吧。」说话间,紫熙便把刚才放在电脑桌上的高跟鞋拿了起来,她将尖桃形红色鞋底对着我的嘴,说道:「舔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净点哦。」

  「老婆,你玩真的?」我一直以为她是说着玩的。

  「嗯,你想让女神的脚停下来吗?」紫熙用命令的口吻说道:「伸出舌头,舔我的鞋底!」

  不能停啊,我马上就要爽上天了,在性欲的驱使下,我鬼使神差的伸出舌头舔在了紫熙的鞋底上,就在这个时候,我不由自主的射了,我的JJ在紫熙脚下疯狂颤抖的同时,白色液体也在四处乱溅,记忆中,这是我有生以来射得最多的一次。

  「呸呸呸!」高潮刚过,我就开始迫不及待的向外吐口水,紫熙的鞋底并不脏,味道也不算太难尝,但那感觉恶心啊。

  「行了,别吐了,舔我的鞋底都舔射精了你还装?」紫熙翻过鞋底看了看,点头说道:「嗯,舔过的鞋底就是比没舔过的鞋底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净。」

  接着,紫熙将高跟鞋的鞋底转向我,说道:「你看这里,有口水印记的地方是不是很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净?」

  我有些不满的说道:「老婆你趁人之危。」

  「什么趁人之危啊。」紫熙说道:「也不知道是谁一口一个叶紫熙女神,跪着哭着求着要舔我高贵的鞋底。」

  听完这话,我才想起自己还跪在地上,连忙起身之后,我说道:「我去洗手间。」

  「记得戴上贞操(淫色淫色4567q.c0M)锁。」紫熙说道:「要不然的话,我就把这鞋拿给我妈看,她就不会担心你欺负我了,哼哼。」

  挣脱了性欲的束缚,我立刻恢复了神采,我说道:「喂,我给你下跪磕头的事情,你可千万不要跟外面的人说啊。」

  「你给舔我鞋底的事情是不是可以跟外面的人说呢?」紫熙笑着问道。
  「好了,我听你的,戴上贞操(淫色淫色4567q.c0M)锁行了吧。」说完话的我走出了书房,嘿嘿,还有九十天,我忍。

  我走之后,紫熙再次打开了对话窗口,弹窗过后,另一端的杨雅发问道:怎么这么久,你让他射了几次啊?

  紫熙回道:就一次啊。

  杨雅回道:想不到江洲在这方面还挺强。

  「嘿嘿,对了。」紫熙一边笑一边回道:我刚才让他舔我的鞋底了。

  「他舔了……」杨雅随即回道。

  紫熙回道:那是当然,我让他舔他敢不舔?

  「没道理啊。」杨雅回讯息道:江洲怎么可能轻易为你做这种事?

  紫熙回道:你不是说,只要完全控制他的性欲,提一些过分的要求也没事的吗?

  「哦,我明白了。」杨雅回道:你趁他快射的时候提出的过分要求,对吗?
  我的大小姐,不要再破坏计划了,行不行?

  「好吧。」紫熙回道:对了,江洲是一个自制力很强的人,他要横下心来坚持九十天,我该怎么办呢?

  杨雅回道:放心吧,他的性欲越强就越难逃脱性欲的束缚。

           —————————二十天后

  这些天,我一直在看建筑设计方面的专业书籍,这大幅度的冲淡了我对性欲的渴望,还有七十天,我相信我能坚持到最后。事实上,我对紫熙用脚给我「飞机」的事情一直耿耿于怀,她真的太不把男人的JJ当一回事了。

  我不知道,此时的紫熙正在为我着急,她在QQ上对杨雅道:YY,我有点后悔了。

  杨雅一连打了几个感叹号,然后道:紫熙,你是不是爱上他了?

  「哪有?」紫熙回道:他最近一直在用拼命工作的方式抵御性欲,而且相当的成功,看着他那甘愿为我禁欲的样子,我觉得他是真爱我的,我可以不接受他,但不能伤害他。

  杨雅回道:紫熙,你始终要记住一点,你没有伤害他,你只是在转移他的性趣。转移成功后,他跟你的鞋做爱也能获得快乐,这跟其它做爱方式的结果是一样的。如果你觉得你这样做对他有所亏欠,以后可以对他好一点。

  紫熙回道:可是,到了那个时候,他已经沦落到跟我的鞋做爱的地步了,我不可能让一张成天给我舔鞋底的嘴接触我的身体,更不可能让一条被我踩在脚下的JJ触碰我的身体,我还怎么对他好呢?

  杨雅问道:前些天去商场的时候,你让他帮你挑鞋了吗?

  紫熙回道:嗯,挑了。

  杨雅问道:他给你挑的都是什么款式的鞋子。

  紫熙回道:都是高跟鞋,你怎么突然想到问这个了?

  杨雅回道:如果你以后还记得今天的话,想对他好一点,那就多穿他喜欢的高跟鞋,多给他为你舔鞋的机会。

  紫熙回道:让他天天给我舔鞋就是对他好吗?

  杨雅回道:紫熙,你还不明白吗?到了那个时候,在他眼里,你的鞋就是他梦寐以求的做爱对象,让他给你舔鞋就是给他亲热你的机会。你想一下,你现在要跟他亲热,他会拒绝吗?你让他跪在地上舔你的高跟鞋,你觉得这是在侮辱他,但他不会这么觉得,他会觉得,你允许他舔你的鞋就是对他的恩赐。紫熙你要明白,转移性趣后,你一样能让他高潮,你一样能给他快乐,只是方式不同常规罢了。

  紫熙回道:听你这么一说,我好像有点想通了。好吧,为了表达我的歉意,我以后会买很多很多的高跟鞋,让他天天都有不同的高跟鞋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