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的颠簸使我精疲力尽,我被他们抬下车并被捆在柱子上。有人扯掉我的蒙眼布一个30来岁的汉子用手托起我的下巴笑到:「小妹子长的不错!」说完两手使劲的捏我的胸部疼痛使我一下自清醒了很多我拼命的摇着头呜呜的叫这,他看到我痛苦的表情非但没有停手反而力量又加重了几分,我感觉自己的胸部快被他捏扁泪水已流满面我真想死可着没用身上捆着绳子嘴里塞了绢子。羞怒使我昏了过去。

  等我睁开眼的时候看见几个道士正在埋俩个女军官,李圆道:「女军官,难道是绑我来得那两人。不可能他们是一伙的为何杀死他们?李圆秀美紧蹙不明原因。江灵道:「管他那。这些坏人死的越多越好!

  说来也怪自上次的拷问之后敌人再也没对她俩进行过审问。二人觉得很怪但伤却在渐渐好转。李圆道:「妹子敌人再耍甚么花招。软硬兼施使咱们的警惕性慢慢减弱在突然袭击。江灵道:「反正咱俩是活着出不去了。他们爱使啥招使啥招,想让我出卖组织、朋友那是千难万难。

  李圆一想也对索性不去想反正一个死。

  就这样又过了几天的晚上二人吃过饭,突然牢门打开几个中年道姑冲了进来,为首一人正是风仪冲着李圆江灵喝道:把他俩捆上。不等李圆江灵反映过来几个道姑便冲了上来三人伺候一个。一人扭手一人摁腿李圆拼命的挣扎怎奈着三人力气极大好似身有武功李圆在她们手里似个孩童一般无力反抗。另一个拿出二条粉色绸带。一条从李圆的颈部绕过穿过手臂在手腕上再绕一圈把手牢牢的捆在背后。
  另一条把李圆的脚也绑了起来,此时的江灵也被同样的五花大绑起来。李圆怒视风仪喝道:你待怎样!风仪嘿嘿笑到:「我待怎样待会儿你就知道了,谁叫你俩骨头硬委屈点吧!」说完从怀里抻出条红绸帕团成一团,一手捏李圆的两腮把绸帕狠狠的塞了进去。绸帕很大把李圆的嘴撑的鼓鼓的嘴外还有一角,堵完嘴后又用块白绸把李圆的双眼也蒙了起来在脑后狠狠的打了个结。李圆感觉自己的眼睛就快被着块蒙眼布勒出来不由得呜呜的叫了出来。李圆被捆绑堵嘴蒙眼之后,风仪又走到江灵面前同样用块红绸把嘴堵了起来眼睛被蒙上。与李圆不同的是江灵被装进了一条布带里被三个道姑扛了出去,这一切李圆并不知道只听见江灵呜呜的叫声之后边没了声音…… . .?

  凤仪走道李圆面前冷笑道:「不知死活的贱丫头让你死不了活受。」用手再李圆的腰部狠狠的掐了几下,疼痛使李圆张口大叫可所有的声音都被嘴里的绸帕所堵住。凤仪仪笑道:「很疼是吧越疼我越开心,你现在想说我都不让你开口。」
  边说边用手不停的掐李圆,李圆拼命的扭动着身体觉得自己身上的肉快被她掐掉了,可风仪并没有停手的意思,过了一会儿风仪扯掉李圆嘴里的布,道:「舒服了吧让你嘴硬,告诉你着只是一点小小的刑法,老老实实的招了不然有你好受的。」

  呸!李圆骂到:「亏你还是出家人,你心狠手辣早晚自有报应!想让我屈服别作美梦了!你们有种的快快把姑娘我杀了,自会有人替我报仇!到时你死的更惨!你还是好好想想吧。臭道姑。」

  是吗?那好小丫头。凤仪用手捏住李圆的嘴重新把那块绸帕塞到她的嘴里。
  同时拿出一个小瓶凑到李圆的鼻子下面。李圆闻到一股清香味顿时感到头脑发昏不久变昏了过去。

  不知又过了多久,一阵凉风使李圆醒了过来,眼睛和嘴依然被蒙被堵。李圆下意识的嘴里呜呜的发出了声音。就听一个男人的声音道:「你醒了。」接着眼上的白绸被接了下来。李圆发觉自己手脚被人分别用绸带成大字捆在床上,而哪个男人正是哪个老道,只见那老道伸手握住李圆的胸部笑道:「不错,不错感觉不错,要不我怎么选了你,你也不用害怕是女人早晚都会这样,我只是提前让你感觉一下!说完突然扯掉了李圆的裤子,女人的一切好无遮掩的展现在那老道的眼前。此时的李圆又羞又怒恨不得马上咬舌自尽,可所有的举动都被被嘴里的绸帕所瓦解。泪水从眼眶里流了出来对李圆来讲着不是流泪而是流血。老道用手擦掉李圆脸上的泪水柔声到:「不用哭我不是说过吗女人早晚都要走这一步,你既然怕羞,好我蒙上你的眼睛这样你就看不到了。」随手拿起刚才那块白绸折成长条状盖在李圆的眼睛上在脑后打了个结。李圆并没有反抗她知道着没有用。突然李圆感到下身一阵刺痛,李圆呜的一声虽然嘴里被塞了一块绸帕但声音还是传出了一切,老道马上用手捂在李圆的嘴上。道:「你的声够大啊。我不喜欢这么大的声音,看来还要塞紧一些。用手把李圆嘴里的绸帕又往里捅了捅。接着拿起掉在地上的黑绸腰带用刀割下一块蒙在李圆的嘴上,由于割下的腰带既宽又有点长在李圆的脸上绕了俩圈连鼻子也被蒙住,才在脑后打了个结。看着被捂的严严实实的李圆,老道笑到:「你乖乖的我不会太难为你,要怪就怪你长的太漂亮是谁见了都要动心。」哈哈……随着一阵笑声李圆感觉下身一阵阵刺痛,自己的一切全被着恶老道所占有,而挣扎所带来的结果是痛苦和阵阵的淫笑!漫漫的李圆失去了知觉。

  醒醒!李圆感到有人用手打在自己的脸上,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看到一个中年妇人满脸怒容的看着自己,喝道:「没死就吃饭。」李圆着才发现自己被反绑在床上,想喝问这女人发觉自己的嘴里仍就塞着布团,那女人拿掉她嘴里的那块早已被口水弄湿的布团扔到地上。但并没有接开李圆身上的绸带,拿起快馒头就往李圆嘴里塞去,李圆把头扭到一旁喝道:「呸!你着死婆娘,我不吃你们快杀了我,不然等我出去了我让你们各个死无葬身之地。」那女人冷笑到:「出去亏你想的出来,要不是我们主人看上了你,你早就不知怎么死了。」李圆道:「那你们快快动手。」那女人道:「你以为我不想你死,你死了我们省大事了,天天还要喂你饭,盯着你」真不知我们主人看上了你甚么。好了快吃吧你。」说罢手里的馒头往前递递。看到李圆还没有吃的意思,那女人向外喊到:「来俩人帮我把饭塞到着丫头嘴里。」此时听到喊声门外近来俩个丫鬟上前摁住李圆,那妇人用手捏住李圆的嘴硬塞了进去。只呛的李圆直瞪眼,接着一碗稀粥又被灌下这才有所缓解。约过了三四分钟那女人看李圆吃的差不多了从怀里拿出条红绸折成长条状蒙在李圆的嘴上拉倒脑后系了个结,说道:「老实待着,不然把你装进麻袋吊起来那滋味可不太好受。」说罢站起身来走了出去随手把门关上就听她道:「好好看着她,别让她跑了。」

  是!门外俩个丫鬟答到。

  就这样一连三天李圆被人塞完饭后就被人用绸布或塞或蒙,反正不让她的嘴舒服了!

  第四天的傍晚。李圆吃完饭后感觉头脑发昏,知道要有事可不久还是蒙了过去。待一睁眼看到那老道正压在自己的身上,并伴随下身的疼痛,李圆张嘴想叫但只有呜呜声,她想扭动身体但手脚被绑而且那老道又压在其身上另她半分动弹不得。

  突然,李圆听到再老道身后有一女人的声音低声道:「不想死就别出声,乖乖的别动,不然叫你身上开花。」

  李圆看见有一蒙面人用手枪顶住老道的后心。那老道吓的潺潺巍巍的说道:「女侠饶命,女侠饶命,千万别杀我,我……有钱就在柜子里你……你都拿去吧。」
  蒙面女侠道:「呸!谁要你的臭钱,我要你的命你着无恶不作的坏人。」老道道:「饶命……饶命啊!我不敢了!」

  那好!今暂且饶你不死,快把着姑娘身上的布带结开。老道一听那人饶自己不死马上结开了李圆身上的带子。

  那蒙面女侠立刻拿起带子把老道捆了个结结实实,随手扯掉堵在李圆嘴里的丝帕塞到老道的嘴里。女侠又怕他吐出丝帕正想从怀里模块布勒住老道的嘴。正在此时手脚灵活的李圆抻出女侠腰里插着的一把刀,直刺老道的心口,说时迟那时快女侠一把抓住李圆的手。说道:「你现在不能杀他。」李圆两眼想似要喷出火道:「为什么,他毁了我,让我一刀杀了这个畜生。」

  女侠道:「你不能杀他,我保证你早晚能结果了他。」李圆那里肯听。无耐女侠挥掌打昏了李圆。这才摸出块布帕勒住老道的嘴又用刀割了块丝帐蒙住了老道的双眼。背这李圆悄悄的逃了出去。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只觉脸上一阵清凉,李圆睁开了眼睛。只见一个大眼睛的少女半蹲在自己的身旁,那少女肤色较白,浓浓的眉毛,约莫十七八岁年纪,见她醒来,笑道:「打你的那下还疼吗?真是对不住,现下你醒来了就好了。这里有些钱你拿着快逃吧。」

  李圆道:「对谢姑娘搭救,但我不知你为什么不让我杀了那狗贼,他不是人。」
  说着泪水也流了下来。那少女道:「我知道他是个猪狗不如的畜生,但你现在还不能杀他。」李圆凝视着眼前的这个少女。不知应感谢她还是应该……!那少女微笑道:「姐姐,你不用这么看着我。我知道你一定想问我什么。」我告诉你:「我也受人之托,总之好人有好报,恶人迟早要遭报应的,只是时辰未到,姐姐你快走吧,我也的走了如果有缘那么咱们他日(淫色淫色4567Q.COM)再见!」

  李圆看着那少女远去的背影,再看看手里的钱,她也不知该往那里去。但也不能呆在这里好不容易逃出了虎口那万一……。李圆拖着疲惫的身体一步步向另一个方向走去。

  走出了几里天也黑了下来,李圆想不能这样要报仇。对,找部队李圆想到这又来了勇气,一望天上北斗辩明了方向,向南走去。然而事事难料一路走来连部队的人影也没瞅见身上的钱也花光了。这夜正赶上天降暴雨,一天没吃东西的李圆倦缩一间四面漏风的破屋里,看着外面的雨想想自己悲惨的命运,自己刚刚26岁就遭受如此大的打击。直觉人生中所有的苦难都降临在自己的身上生不如死!
  泪水又一次流了下来。哭了一会儿沉沉睡去。深夜忽感自己身上烧的火烫,迷迷糊糊的叫:「水,给我口水。」却那里有人理睬?

  第二日(淫色淫色4567Q.COM)病情更加严重,想挣扎坐起只感觉头疼欲裂只得再次躺下。心想我不应死,我还要杀了那狗贼。李圆又挣扎的坐了起来看到旁边有一根木棍伸手拿了过来撑着地站了起来一步步向外走去。再向南行。又渴又饿的李圆没走多远眼前一花昏了过去。

  也不知昏睡了多少时候,听得有人说道:「好了,醒过来啦!」李圆缓缓睁眼,见一美貌的中年妇人坐在自己旁边,见她醒来很是欢喜,对身旁的一男子道:「老头子,快去盛碗粥给着姑娘吃。」

  李圆着才发觉自己睡在炕上的被窝中,房中布置虽不算好但很是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净,知道主人虽不算有钱单很是利落,回想昏迷以前的情景又被人救很是感激。说道:「请问夫人贵姓?多谢搭救。」那妇人道:「什么夫不夫人的,我姓王刚才那人是我丈夫姓李。是我家老头子见你昏倒在路旁把你背回来的,你已昏睡二日(淫色淫色4567Q.COM)了,还喊着报仇什么的难道你也……?!」正说着那李老头端着一碗米粥走了近来,冲着李圆道:「闺女,家里没什么好招待的喝碗粥吧。」李圆接过粥,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王夫人道:「别哭了苦命的孩子,快喝粥吧,如果你不嫌弃就住下吧,反正这也没其他人就我们老俩,你安心在这里把病养好在说。」

  就这样李圆住了下来,着一住就是三月。在着期间二老真是无微不至的关怀,李圆也把自己的经历向他们二老说了,两位老人无不为李圆悲惨的遭遇而落泪。
  一天吃过晚饭,李圆陪二老聊了会儿天就回到自己的屋里准备睡觉。李圆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心想我到底还要不要报仇他们对我那么好而且她们膝下无儿无女年纪也不小了如果他们不嫌弃我,那我就认她们当我的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爹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娘。想到这里李圆慧心的一笑。准备现在就告诉她们,李圆走到二老住的屋外刚想敲门就听李老头说道:「咱们是今晚动手还是明晚,我说越快越好着小妮子病也好了,说不准明早就走到时可就不好办了。」王夫人呸的一声道:「你着死老头别说好听的,我还不知你什么想法。你看那女娃子长的不错就想老牛吃嫩草。我呸!」
  「哎!你小点声。王夫人道。「怕什么她一弱女子还能跑了不成。看来我没说错。

  卖给妓院是假自己先落个鲜是真。」老婆子有你在我那敢啊,再说那娃子长的不错卖给妓院价钱肯定不错咱们也不是一回两回了。我看今晚就动手,东西准备好了吗?哼!还用你说。

  李圆在门外听到着一切,好似晴空霹雳一下子蒙了,不小心碰倒了屋外的笤帚啪啦一声,李圆也被着一声惊醒。此时门突然一开二条身影从屋里窜了出来,李圆抄起笤帚迎面向那人打去,那人顺势一侧身避开这下伸手拿李圆手臂想扭到李圆身后,李圆一见不好笤帚横扫过去,那人一低头又避过身手好不灵敏,就听他道:「老婆子上啊。」那王夫人也是会家子挥掌向李圆面门打来,李圆头往后仰谁知此乃虚招跟着王夫人右手握拳打在李圆的胸口。李圆一个勒趄,后面的李
  老头伸脚把李圆拌倒在地跟着王夫人抓住李圆的手往上拽顺势扭到李圆的身后往
  上一抬。李圆感到一镇钻心的痛所有的抵抗全被瓦解,就听王夫人道:「看你在打。」李圆张口想叫救命,刚叫个救字嘴就被王夫人用手捂住,只能发出呜呜声,二人合力把李圆抬到屋里床上,李老头拿起准备好的绳子把李圆的手牢牢的绑在背后,王夫人顺手拿起块花布团成各团堵在李圆嘴里,此时李圆的双脚也被李老头捆住。李圆怒视着眼前着两个衣冠禽兽,她怎么也没想到对自己那么和蔼可亲的两位老人竟是如此的歹毒。李老头看着眼前这个被捆绑堵嘴的美女口水都快流了出来。突然啪的一生脸上吃了热辣辣的一记耳光,就听王夫人喝道:「死老鬼别做梦了,快把人藏到地窖里去。」李老头着才醒过来准备抬人,二人把李圆抬到地窖王夫人道:「委屈一下吧,乖乖躺在这里。」说完和李老头走出了地窖用锁把门所住。李圆无助的躺在那里手脚被人用绳子牢牢的捆住嘴里又被塞了个布团。

  因为在地窖中也不知是白天还是黑夜,李圆睁开眼睛看见王夫人和李老头面带微笑的站在自己跟前,王夫人道:「受委屈了姑娘。」说罢伸手拿掉李圆嘴里的布团,李圆的嘴终于得到了自由低声道:「你们着俩个恶人,把我绑在这里到底要怎样,有本事就快快把姑娘杀了。」双眼怒视着她们,李老头笑道:「我们不会杀了你,我们还要拿你去换钱。」呸!你们着俩个混蛋不会有好报的,你们呜……话还没说完嘴就被王夫人用丝巾塞住,接着李老头接开李圆脚上的绳子从身上拿出粉色的绸带重新绑住,不但是脚连大腿也被绸带捆住。接着二人把李圆的手腕小臂也用绸带捆紧,此时的李圆就好比一个粽子。捆完后李老头又拿过一条湿毛巾把李圆的脸擦了擦,擦完后李老头双眼发直心道:「着小妮子真漂亮,要不是我身边有着么个母老虎时时的老盯着我,我真想好好快活快活,哎到嘴边上的肉就这样没了可惜可惜。」死老头子又做美梦呢,接着啪的一声李老头的后脑被王夫人重重的煽了一下着才醒来。王夫人拿出俩条绸子,一条蒙在李圆的嘴上以防她用舌头顶出嘴里的丝巾。另一条绸子颜色较深也较宽李圆眼前一黑。二人把李圆抬到屋外的马车上,王夫人低声到:「路上你如果不老实,可有你好受的,老头子咱们走吧。」说完王夫人用手用捅了捅李圆嘴里的丝巾使它完全占据李圆嘴里的空间,并把在李圆脑后的两个绸布结紧了紧。李圆现在只能发出轻微的呜呜声。

  马车走着走者突然停了下来,接着就听见王老头喝道:「什么人你少管闲事,活的烦了是不是。」王夫人好象也从车里窜了出来,就听一阵乒乒乓乓响声。过了一会儿,声音停了下来李圆感觉有人跳上,突然眼睛上的和蒙在嘴上绸布被人揭开嘴里的丝巾也被拿了出来,接着月光李圆看见一个蒙面人,此时那蒙面人用刀已割断李圆手脚上的绸带,李圆待手脚灵活后挥拳就朝那人面门打去,蒙面人忙身手档开,说道:「小姑娘我是来救你的。」李圆一愣听声音是个女的,莫非是上回救我的哪个少女,不对声音不是。李圆喝道:「你别冒充好人了,救我哼想把我再抢走是真的。既是好人你有为何用布蒙了脸?有本事就杀了我。」说罢就好似疯了一样劈头盖脸的打来,那蒙面女人也真好本事交手没几招李圆的双手就被人扭住。蒙面人道:「你看看外面。」把李圆扶出车外,只见那王夫人和李老头已被这蒙面人用重手打死。蒙面人道:「这回你该信了吧。」可她那里知道李圆已经被人欺骗了一回,而且是她认为最好的人,现在自己又被人抓住唯一能做的就是大喊,来人呢!救命啊这声划破了夜的寂静,蒙面人立刻用手捂住李圆的嘴把她拖到车上拿起一块绸布团了个团堵住李圆的嘴,并把李圆的手绑在了身后。说道:「你着女娃怎着不知好歹,也好让你在多受些委屈,等到了地方我再帮你接开。」李圆呜呜的叫这,她恨自己为什么不学些工夫也不止现在一次次的被人抓住。马车又一次上路了,这次又不知自己被人捆到那里……?!

       --------

  晚上柴房的门被人推开,走进来四个男的他们把江灵从柱子上解下来。但重新用绳子把她手脚捆牢一人道:「王妈说了今晚送你到万亩林,让你好好尝尝那的滋味。」说罢用一个黑布袋罩在了江灵的头上。江灵被抬的了车上。

  不知过了多久,江灵感觉被人抬下了车接着头上的布罩被揭开脚上的绳子也被解开了。此时天已经蒙蒙亮了,江灵看到的是一片林海。其中一个个子较高的人道:「这就是「万亩林」这里地处偏僻我们就将把你放在这里,让你自生字灭。」
  江灵被他们押着一步步的向这片林中走去,我看差不多了就把她捆在这棵树上吧这里不会有人经过的。四人一起动手先把江灵的脚用绳子捆牢手上的绳子又紧了紧,接着江灵的背靠一棵树上一人用绳子把她的上身与树牢牢的绑在一起完后是膝盖部最后是脚腕一共三道绳子。一切过程江灵并没有挣扎因为她知道那根本没有用只会给自己带来更多的痛苦,只是没想到自己会被活活的饿死在这片树林中。

  捆绑完后那人道:「还有什么想说的,着可是你最后的机会了。」江灵待他说完冷笑道:「你们这些恶人迟早会有报应的,我死后变成鬼一定会找你们的,道时……呜呜呜呜。」还没等江灵说完那人就用条丝巾堵住了江灵的嘴,接着又用两团棉花塞住了江灵的耳朵,道时又会如何就怕你变不成鬼再投胎成人再被卖到一笑楼道时我们一定会捧你的场包你成为一个大红人好好享受吧小娃娃。哈哈……

  江灵摇着头呜呜呜呜的叫这。四人掉头向林外走去没走几步其中一人又跑回
  江灵的身边用手把她嘴里的丝巾又往里塞了塞从怀里拿出条黑绸对折成一条状蒙
  在江灵的嘴上绕了一圈再江灵的脑后打了个结。老三行了她不会出声的你真不闲累二哥弄这个又不是第一次。走吧别理她了过不了几天她就会被饿死慢慢的四人的身影消失在江灵的视野里。此时的她被捆在一个无声的世界里,出声是不可能的了更惨的是刚才嘴里被堵了条丝巾还不影响呼吸但此时的那条黑绸不光蒙住了嘴连鼻子也盖住了使的呼吸也不顺畅了。江灵蠕动这身体想有一些机会但他们捆的太紧了而且每一次的蠕动使的呼吸更急促。随着时间的流逝江灵也一步步的走向了死亡,漫漫的江灵昏了过去。

  你醒了,江灵发现自己躺在一间屋里的床上,一个中年尼姑坐在自己的床边。
  我死了吗师太。傻孩子你当然没死了,是我进经过那片树林救了你,真是天意啊!

  江灵一听就要下地谢谢师太的救命之恩,但身体太虚一下扑到了师太的怀里。
  此时的江灵在也控制不了自己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师太抚摩着江灵的秀发柔声道:「哭吧,孩子。」江灵哭了好一阵才漫漫制住。那师太道:「你是怎么被绑在那里,绑你的那些又是些什么人,他们也太残忍了,对你一个孩子经下如此毒手,不光把人绑在那里还堵住人家的嘴而且还那么的严实,着不是要把人闷死吗并且连耳朵也被塞住,他们也太……!」

  于是江灵又一次哭着把自己的经过对师太说了。师太听完霍的一下站起来挥掌劈裂了床边的一张桌子。喝道:「这些恶人真是死有余辜,我虽是出家人但这些恶人一定要除不然还不知要死多少无辜良家妇女,你安心在这里养病,我一定让你报了次仇。!」

  过了几天,一日(淫色淫色4567Q.COM)静清师太走到江灵的屋外道:「孩子你随我来。」静清师太把江灵又带到了那片树林,向林中走去只听静清师太道:「你看那是什么」。江灵顺着静清师太手指的方向看去之见不远处树上绑着一个人,二人走进原来是个女的手脚牢牢的被绑在树上而且头上还罩着个布袋,静清师太一把摘下蒙在那女人头上的布袋,此人正是一笑楼的老鸨王妈妈。此时的王妈妈惊讶的看着江灵嘴里呜呜呜的叫着,静清师太伸手解下蒙在王妈嘴上的黑绸又掏出堵在她嘴里的一条汗巾,王妈的嘴刚一自由就问眼前的江灵道:「你是人还是鬼,你不是已经……?」江灵道:「王妈妈我当然是鬼了是你把我活活饿死在这里的难道你忘了吗,今天我就是叫你一块上路的!」王妈惊叫道:「不对你没有死,是你把我捉到这来得,你……你要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什么!」江灵道:「你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你做的孽还现少吗!今天咱们就做个了断把!」说罢接过静清师太的一把匕首插进了王妈的心窝。

  江灵结果了王妈转身突然跪倒在静清师太的身前哭道:「师太求您收我为徒吧我愿意侍奉您一辈子。」静清师太道:「快起来吧孩子,我答应你。」

  李圆静静听着的江灵的遭遇,江灵道:「后来师傅收留了我,并传了我一路拳法和飞刀的绝技只是我太苯直到现在也就领悟了三四成,对了师傅不如你在把我李圆姐姐也收为徒弟她一定比我聪明。」李圆一听突然跪倒在静清师太身边求倒:「师太求您收我为突。」静清师太倒:「你快起来,虽说如今武功以显得不那么重要了但你们两个弱女子如没有一些防身的东西日(淫色淫色4567Q.COM)后再外行走也很危险,好吧我答应。」

  一晃匆匆数月,一日(淫色淫色4567Q.COM)静清师太把她们叫到了身边道:「你们现在所学的以有了些火候虽达不到称霸一方单对付一些市井无赖也绰绰有余了,你们下山吧去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你们应该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的事情吧。!」「师傅我们……」快去吧你们一直向北就到了就到了天云观了。望你们一路平安手刃仇人。

  第二日(淫色淫色4567Q.COM)一早李江二女辞别了师傅向北而来。

  这一日(淫色淫色4567Q.COM)二人来到天云观,二人决定晚上动手,傍晚二人换上一套黑色丝绸夜行服又用条黑丝巾蒙住了脸来到天云观纵身一跃进了道观,二人沿着小路希望能捉到一个人逼问出那恶人的住所,二人悄声走道一排房前有一间房中正亮着灯二人匐身来到窗下李圆扯下蒙面巾用手指占了些唾沫把窗户纸弄破往里望去,只见屋内有两个道姑一个正是凤和另一个听声音好象是凤仪,只听凤仪道:「天云道长这么晚了叫你去他哪准又没好事。」「听说前两天抓了个姑娘又不知他想什么法折磨人家姑娘呢。哎!真是作孽啊!」「师姐你就是心善,那师姐我先睡了你也早点回来吧。」说完凤仪把床帐放下。二人见凤和准备出来赶忙躲在暗出,凤和出门也没太主义径直向前走去。

  李圆把嘴贴在江灵的耳朵上说了几句,代凤和走出一段李圆从后一把捂住她的嘴从腰里拿出吧飞刀顶住她的脖子低声道:「不准出声,不然小心没命。」江
  灵上来用刀割断凤和的腰带把她的手牢牢绑在身后又从她衣服上割了块布塞住了
  凤和的嘴,押着她回到小屋一推门没等里面的人反应过来江灵以窜到床前用刀顶住了凤仪的脖子。对李圆道:「师姐杀了她吗?」李圆道:「算了得饶人处且饶人吧。」凤仪被眼前的情景吓蒙了还没来得及做任何动作就被江灵腰带把手足绑住,嘴里也被自己的布袜塞住。

  李圆刀顶住凤和道:「我把你嘴里的布拿出来只要你叫我一刀杀了你,听懂了就点点头。」凤和呜呜的叫着点了点头,李圆扯出她嘴里的布道:「你说的天云道长在那里。」凤和道:「在后院的密室里」。江灵道:「快说怎么走」凤和道:「后院有一排北房进东边那间,进屋后右手墙上有一幅画,画后的墙凹进一块里面有一拉环向外一拉墙就会转动,那里面就是了。」李圆道:「好就姑且信你一回如若骗我们要了你的命。」凤和道:「其实我也是穷苦人处身,我是被逼来得的,呜……。」李圆没等她说完就重新用布团堵住了她的嘴。呸!的一声道:「是穷苦人处身不想办法报仇还助桀为虐。!」说罢走到一方桌前,把桌上铺着的一块红绸桌布撕下几条把凤和的嘴和眼分别绑住蒙好,连耳朵也塞上了之后把她踢入床底。江灵也把凤和如法炮制。只是耳朵没塞因为江灵以用刀把她的耳朵削了下来!

  二人来到后院果见有一排北房,只是有俩个人在把守,二人从怀里拿出飞刀悄悄走进没等敌人反应过来就结果了他们。推开东边那间房的门找到机关后一拉果然墙虽之转动呈现在她们眼前的是一段通往地下的台阶,二人摸着黑一步步小心的向下走,走了一段突然发现前面有亮光,二人悄悄靠近缩在一拐弯处看见那观主手那一条鞭子不住的抽打,由于视线被阻江灵和李圆无法看到被打的是何人。
  只听天云道:「死丫头,今天就先到这里明天我在好好收拾你!」转身进了里屋。

  此时江灵和李圆走了出来才看见屋里被绑着一个女人,胸前以被打的血肉模糊,突然一人喝道:「什么人胆敢到这里来!」江灵回身就是三把飞刀,那人急忙躲避但最终右臂还是挨了一刀没等他反应过来李圆已用刀顶住了他的脖子,词人正是天云,天云道:「大侠饶命。」

  李圆道:「你着恶人让你看看我们是谁也叫你死个明白。」说罢江灵和李圆伸手接下蒙在脸上的黑巾。天云眼见江灵和李圆知道自己必死突然大喊救命,可惜还没等喊完李圆一刀插在了他胸口接着江灵也补了一刀结果了着恶人的狗命!
  此时江灵和李圆赶忙解下哪个女人,李圆仔细一瞧发现她就是上次就自己的哪个女孩不知怎么会被捉来?但现在的她已被折磨的奄奄一息。此时的女孩慢慢的睁开了眼睛认出了眼前的李圆道:「你终于杀了他了太好了,你……们快走吧别管我了,你们知道吗他是我的……

  李圆道:「他是你的什么?」但女孩已经不能回答了。

  李圆看着眼前的一些不知是应该痛哭还是……

[ 本帖最后由 abcd_zzz 于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