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当……叮当……」

  一个中年女人穿着正式的办公套装,在街上走着,这区办公大楼林立,妇人美丽的及肩头发在风中飘扬,大大的眼睛,性感的朱唇,虽然已经有点年纪,但可看的出来,她是个美人胚子,她叫傅秀雯。

  她身穿极短迷你窄裙,里头穿的是黑色吊袜带,极短迷你百褶裙在膝盖上二十五公分,黑色花纹的长网袜更富有挑拨性,她没有穿内裤,黑夹克里是制式的白衬衫,里头没有带胸罩,隐约可以看到露出胸部的形式,在街上行走时,丰满的乳房微妙的摇动,她走路时后抬起头挺起后背,毫不隐藏摇摆的乳房。

  路上擦身而过的行人,都停下脚,露出惊叹或好色的眼光注目美女的胸部或是大腿,毕竟一个穿着超短迷你裙又隐约好似没戴胸罩却又有气质的美女出现在大街总是引人注目的。

  经过她身旁的路人纷纷把脸转过来,这些人都露出狐疑的目光,想说中年妇女身上的「叮当」作响的声音是从哪里传出来?

  原来她的胸部被用夹子夹着两个铃铛,每当她移动身体,随着胸部晃动就传出了「叮叮当当」的声音。

  秀雯完全看不出惊慌的样子,蹬着高跟鞋走进了路旁的咖啡店,找了一个靠窗的位子坐下,侍者送来了拿铁,秀雯低着头,拿了糖包加进咖啡,镀金的汤匙在咖啡里搅动着。

  她望着咖啡被汤匙打出的水波,仍隐隐做痛的乳头摩擦着衬衫,她坐在那里等着人,一双修长的美腿以最优雅的形式并拢着,虽然身体已经污秽,已经把身体给了儿子,做了乱伦的事,但她仍在人前保留这个秘密,展现出高贵家庭的气质与风范,她看着面前的拿铁发呆。

  「妈……你等等要去跟秀兰阿姨见面吗?」俊杰从赤裸着雪白身体的秀雯身上离开,刚刚射精过的肉棒仍挺立着,他一面看着跪在他身前用嘴巴帮他清理肉棒上残留的精液的赤裸女体一面问着。

  「唔……嗯……是的……秀兰阿姨约我见面……」秀雯一面用嘴清理着儿子的肉棒一面抬起头回答着,丰满的乳房在身前晃动,乳头上挂着一对乳铃,正随着乳房的晃动「叮当」响着。

  她面泛红潮,呼吸急促,似乎刚刚达到高潮,在她左右分开的双腿之间,白色温热的精液正从她的淫穴理往外流,也弄湿了大腿根部。

  「等等出门,一样要照我规定的穿听到没有?」俊杰用严厉的口气命令着。
  「那……那怎么可以?」被儿子的想法吓坏了的秀雯,一脸震骇地呆望着俊杰,身体不住地颤抖,「主人……能不能让我穿的正式一点,不要让秀兰阿姨知道我现在的身分。」

  秀雯居然称她的儿子为「主人」这是怎样让人震惊的关系。

  「即使在主人面前怎样丢脸都可以,但如果是被秀兰阿姨知道的话,妈妈就不用做人了。」秀雯哭丧着脸哀求着。

  「好吧,让你多穿一件夹克遮住好了,其它都一样,不准穿胸罩跟内裤,乳铃也不准拿下。」俊杰命令着秀雯。

  「主人……这太羞了,能不能让妈妈穿内裤不要挂乳铃,求求你,让妈妈多穿一点,好吗?」秀雯用差不多要哭出来的神情对儿子哀求道。

  「不行……做儿子性奴隶的背德淫荡女人哪有资格要求,我让你多穿一件夹克,遮一下已经很大发慈悲了。」俊杰恶狠狠的对秀雯说着。

  自从当了儿子俊杰的性奴隶,俊杰要求她无论任何时候在家里都必须全裸,而出门就只能全身上下一丝不挂,不准穿胸罩跟内裤,只能穿膝盖以上二十五公分的迷你裙,白色半透明上衣,或是只能再冬天穿一件短大衣,短大衣只能短的只到刚刚好遮住屁股下方约五公分,只要一弯腰就会被发现没穿内裤。

  对于秀雯而言,这样等于几乎全裸的上街,每次秀雯都感到无数的眼睛看着她,无地自容。

  俊杰又经常带秀雯去看电影,还特意带秀雯找一个离市区很远的电影院,要搭很久的公交车,俊杰常在公交车上玩秀雯乳房和阴部,而且不许秀雯躲闪。
  到了电影院,经常在满座的电影院内,俊杰把秀雯搂在怀里,另一只手揉着秀雯的乳房,然后会把手放到秀雯的裙子里拨弄秀雯的阴蒂,让秀雯的淫水流出来。

  这时俊杰的手指就会狠狠插入,让秀雯无法忍受,又不敢大声呻吟,只能忍着不敢出声,秀雯电影院怕其它观众听见自己的呻吟,很难为情,可是秀雯越躲闪,俊杰的手插的越狠,还会揉捏秀雯的阴蒂。

  她不是没有抗拒过,但是抗拒的结果换来的是儿子的毒打与羞辱,她只好屈服了,慢慢的秀雯已经习惯了,也感到了那种禁忌的快感。

  后来俊杰索性用绳子给秀雯缚了一个龟甲缚,拿出一个摇控跳蛋要秀雯放入阴部,给她穿上一件薄薄的白色针织衫,一条很短的迷你裙,当然里面是真空的全裸捆绑,当然高跟鞋是少不了。

  俊杰会故意带着秀雯这样上街,看着她给绳子磨磨蹭蹭的样子,都令俊杰感到非常兴奋,在秀雯购物时,俊杰还慢慢的陪她一样样的细细挑。

  当她投入之时,俊杰会在不经意之时,按下摇控器的启动,开到最快,看着她身体颤抖,满脸潮红,想说而不能说,想求而不可求的窘态,都使俊杰异常兴奋。

  「你先去洗澡吧,洗好澡换好衣服给我检查,妈妈。」听到俊杰的命令,秀雯无言的点点头。

  浴室内,一股股朦胧的蒸雾正充斥着整个浴室的空间,在浴室内秀雯再也忍不住的仆倒在地,流着眼泪想着:「我已经摆脱不了他,他到底是我儿子还是恶魔……」

  秀雯今年三十六岁,丈夫两年前空难去世了,给秀雯和十六岁的儿子留下大笔的赔偿金,富足的足以让秀雯和儿子享受一辈子,所以秀雯当然安心的在家当了一个无忧无虑的家庭主妇。

  自从丈夫去世,夜夜秀雯都寂寞难挨,手淫也越来越频繁,几乎每天早上,阴唇和和阴蒂都是红肿的。

  某天清晨阳光将秀雯唤醒,昨晚秀雯几乎手淫了一整夜,看着仍然红肿的小阴唇,肿的像花生米般的收不回小阴唇的阴蒂,几乎全被浸湿了的床单,秀雯不由的暗自苦笑,自己什么时候变的这么淫荡了,居然有这么强的需求,老公在世的时候,夜夜春宵,夜夜都达到高潮,或许秀雯还摆脱不了对老公的阳具抽插在自己肉穴内高潮的感觉吧。

  「唉……这种感觉不会再回来了,」秀雯轻轻叹了一口气,心里想着,「该去叫俊杰起床上学了。」

  秀雯下了床,整理了衣服,走向儿子房间。

  来到儿子的房间门口,秀雯转了转门把,居然没上锁:「这孩子……居然忘了锁门。」

  秀雯推开了房门,走到儿子房间内,看着俊杰安详睡着的脸,正准备叫他:「咦……这是什么?」

  在俊杰桌上,有一本小说,正打开着,秀雯好奇翻了翻,天啊!这都是什么啊,书中充篇的鸡吧、奶子、淫水之类的文字充斥着秀雯的眼球。

  这本书的书名叫《乱伦母子》,天啊!露骨的文字让秀雯不由的面红耳赤。
  「俊杰怎么会看这种书?」秀雯心想,儿子长大了,想知道男女之事,但这些书里面写的会给儿子错误的性知识,要找个机会好好的开导。

  秀雯转头看了看沉睡的俊杰,秀美英俊的脸庞真像他过世的父亲,拉开了俊杰的棉被,眼前的一幕让秀雯僵在那里,俊杰没有穿裤子,阳具一柱擎天,因充血而高高勃起着,足足有七吋长。

  「这孩子……阳具比他父亲还大!」秀雯看呆了,她没想到儿子有这么大的阳具,俊杰的龟头已经涨的发紫红色了,青筋根根突现。

  「如果这东西进入我的体内我一定受不了。」秀雯想着,下体不禁湿润了。
  「我怎么会有这么龌龊的想法?这是我儿子啊!」秀雯被自己的念头吓了一跳。

  在这同时,俊杰翻了身,口中喃喃说着:「妈妈……喔……好爽……」
  听到这些话,秀雯更呆了:「难道俊杰做春梦想着跟我做爱?」

  「他看书时是不是想着我,一边手淫?」难怪俊杰每天看秀雯时的眼神总是充满野性。

  「不……不可能……我是他妈,他怎么会有这种想法?他应该要喜欢跟他同年龄的女生?」秀雯想着,「他想和我乱伦吗?」

  想到儿子的阳具插进自己那饥渴已久的小穴的情形,秀雯不自主的把手指伸入自己睡裙内隔着内裤拨弄自己的小穴,脸颊泛起红晕:「天啊,我怎么会有这么变态的想法?」

  当秀雯猛的从想象中清醒过来时,发现自己已经趴在儿子跨下,鼻尖几乎碰到儿子的龟头。

  秀雯想:「我该叫醒俊杰,不应该有这种想法。」

  但是俊杰勃起充血紫红的龟头和高高翘起的阳具把秀雯牢牢的定在那里。
  秀雯看了看表:「儿子应该还没这么快醒,还有一点时间。」

  秀雯慢慢伸出舌尖添了一下俊杰的龟头,龟头滚烫的感觉,几乎把秀雯的性欲也点燃了,手指再次搓揉仍然红肿的阴蒂,淫水已经一滴滴流在儿子的床上。
  「不行,儿子看到会怎么想啊!」秀雯想着,堕落的感觉更加让秀雯感到刺激,秀雯终于下决心含住了俊杰的龟头,开始吸吮了起来。

  「妈……你在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麻?你怎么没叫我,我要迟到了啦!」俊杰的声音把秀雯打醒,秀雯睁眼一看,自己的嘴巴还含着儿子的阳具,嘴巴里面还有一些白白黏黏的精液,原来刚刚秀雯已经忘我的吸吮让俊杰射精了。

  此时秀雯头发散乱,裤子已经被自己的手脱到膝盖,她想起身,但是双脚不听使唤,站起来又倒了下去。

  「妈……你怎么含着我的阳具,哦……我知道,你是个好色淫荡的女人。」
  秀雯发现俊杰眼里那种鄙视的目光:「我……我不是……」

  秀雯想开口,却发现刚才的精液还在嘴里,让她无法张嘴,只能摇着头,一些腥臭的精液从她的小嘴边流了出来。

  俊杰一把抓起秀雯的头发:「好色的淫荡妈妈,儿子的精液好吃吗?」
  俊杰恶狠狠的瞪着秀雯,「啪…啪」的打了她两个耳光,「你没资格当我的妈妈,以后你就当我的性奴好不好?」

  秀雯摇了摇头,嘴巴里的精液让她无法开口,她不想吞下,又无法吐出。
  「把精液吞下去,不准吐出来,然后回答我的问题。」

  秀雯只好不情愿的把嘴巴的精液吞下,她以前都没吞过前夫的精液这是第一次,恶心的感觉让她强忍着吞下。

  「我……我是你妈啊,怎么当你的性奴隶?」秀雯对着俊杰说。

  「你这个好色淫荡的女人,不配当我妈,只能当性奴隶。」俊杰瞪着秀雯。
  「不……不要……」秀雯摇着头。

  「我会让你屈服的,妈妈。」俊杰吼着。

  秀雯挣扎着正要起身,却被俊杰抓回床上,秀雯面朝下的趴着,而俊杰粗暴的骑在秀雯身上,不让秀雯有爬起来的机会,接着俊杰将秀雯双手反剪到背后,从书桌的抽屉摸出一捆绳子。

  「你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嘛?我是你妈妈……放开我……」不顾秀雯的叫骂,俊杰开始捆了起来。

  感觉自己的双手在背后被绑牢,秀雯开始感到害怕,也开始求饶:「呜……拜托你……放开妈妈吧……」

  但他却不理会秀雯的求饶,还将绳索在秀雯身上绕了好几圈,不让秀雯的双臂有任何活动的自由。

  俊杰此时把秀雯翻回正面,剪了两段绵绳,将其中一段的一端绑在秀雯的右膝上,而另一端绑在秀雯枕边的床柱,接着他拿起另一段绳子,以同样的方法开始捆秀雯的左膝。

  这时秀雯已经了解他在打什么主意,开始拼命挣扎,同时求饶:「呜……放开我,俊杰……」

  但还是徒劳无功。

  之后俊杰把绑住秀雯左膝的绳子拉向秀雯枕头左边的床柱,现在秀雯的双腿成M字形,整个阴部一览无遗,而双手被紧紧的束缚在身后,动弹不得,阴户大大的张开向天,浓密的阴毛,红肿的阴唇一览无疑。

  「好美啊……妈妈被捆绑真美啊!」俊杰赞叹着,「我先去洗澡,出来再好好收拾你!你就这样好好给我反省反省!」

  说完他丢下秀雯一人,进去浴室,开始梳洗换衣服。

  而秀雯一人,被儿子捆绑成屈辱的姿势,在床上拼命的挣扎,天啊!这种姿势,连秀雯自己都能清楚的看到自己的阴部,二十分钟后,俊杰赤裸着走出了浴室,看着在床上挣扎的秀雯,竟然笑了,他什么也不做,就这样笑着欣赏被绑在床上的秀雯。

  「妈妈……被捆绑很爽吧?我很早就想绑妈妈了。」

  秀雯又羞又气,但无耐这可恨的绳子把秀雯牢牢的束缚着,以这种可耻的姿势。

  「呜……把我松开!」秀雯哀求着,挣扎着,不过这么屈辱的姿势被捆绑居然让她有了感觉,她感觉下身一热,居然阴部开始湿润,透明闪亮的淫水流了出来。

  「看……居然湿了,妈妈你真淫荡,居然被捆绑就湿了,真是好色无耻的女人。」俊杰一方面用手沾了秀雯下身的淫水,一手捏着秀雯丰满的乳房,「好色的淫乱女人必须加以处罚。」

  说着,抽出了皮带,俊杰扬手就是一鞭,狠狠打在秀雯那大大分开的阴户。
  「啊……痛啊……」阴部被鞭打让秀雯感到刺痛,「啪」的一声,秀雯长声惨呼。

  「啊……要打坏了……」俊杰又是一鞭,秀雯再度惨呼。

  鞭打如雨般落下,每一下都打在秀雯大腿内侧及大开的阴户,俊杰在抽了数十几鞭后,秀雯下身已经一片狼籍。

  秀雯拼命摇着头,嘴里不断呼喊着:「呜……快放开妈妈……不要打了……好痛啊!妈妈什么都答应你……妈妈愿意当你的性奴隶……求求你别打了……」
  秀雯绝望了,她只想要摆脱皮鞭的痛苦。

  突然前面一亮,原来是数字摄影机的镜头亮了,不知何时俊杰架起了数位摄影机。

  「那你对着镜头大声说以后要做我的奴隶吧,那我就不再继续我的鞭打,怎样啊?妈妈。」俊杰一面放慢鞭打的速度,一面对妈妈说。

  「那……那种事,我做不到!」秀雯想到要对着摄影机说着屈辱的话,面上一红,大声拒绝。

  「是吗?那我继续打下去啦……」俊杰又是狠狠一鞭,打的秀雯留下了泪。
  「呜……不要打……好……好……我说……」秀雯哭着断断续续说,「……我……傅……秀雯,以后成为儿子的性……性奴隶,我会……完全服从他的……
  呜……只要是……主人的命令,我……不管是何时何地,傅秀雯的身体都任由主人享用……呜呜呜……」

  但是说出那么羞耻的誓言,在说完后秀雯不禁放声大哭。

  「很好,那你以后就永远是我的奴隶了,妈妈。」俊杰哈哈大笑起来。
  就在秀雯洗得差不多时,浴室门打开,秀雯惊吓的拿起浴巾挡住自己。
  「啊……是俊杰……怎……么啦?」

  「洗好了吗?」俊杰问着。

  「还……还没……」秀雯回答着。

  「妈妈洗太慢了,妈妈,你到我面前来坐下,我来帮你洗澡……」

  「……」

  听到儿子俊杰这么说道,秀雯不发一语的就走到浴缸前坐下,等待着儿子为她洗澡。

  此时,俊杰他将双手抹满清洗身体的液体,然后就开始为他的母亲——秀雯「洗澡」。

  俊杰一开始就从秀雯背后粗暴地用双手搓捏洗弄着秀雯胸前那两颗令男人垂涎的丰满肉球,有时还会肆意的玩弄挑逗着秀雯那极为敏感的咖啡色乳头,捏着秀雯乳头上的乳夹玩弄着。

  「妈妈……站起来吧,我要帮你洗你的小嫩屄跟后庭。」

  秀雯缓缓的站了起来,俊杰那抹着沐浴乳泡沫的双手已经轻轻搓洗着秀雯私处上方极为茂盛的阴毛,他将不是相当杂乱的耻部阴毛清洗过后,目标就转向母亲的嫩屄,俊杰用两只手指将秀雯的阴唇给分了开来,跟着就用手指搓抚着母亲秀雯全身最为敏感的性感带——阴核。

  「嗯……啊……哦……」随着俊杰的手指秀雯开始达到高潮,不时配合着儿子俊杰的搓揉发出近几娇媚的销魂呻吟声,俊杰把妈妈弄得娇喘连连。

  「洗好了,妈妈。」俊杰突然把手抽出开始帮秀雯冲水。

  「唔……」才享受儿子高超的手技的秀雯,正陶醉中突然俊杰手指移开让她感到空虚。

  「你坏……折磨妈妈……」秀雯轻生抗议着。

  秀雯擦好身体,换上俊杰指定的衣服出门去见秀兰。

  ***********************************

  「喀喀喀」,高跟鞋的声音将秀雯拉回现实,秀兰来了,在秀雯的对面坐了下来。

  「怎么啦?」秀雯关心的问,「找我出来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什么?姐姐。」

  秀兰看了看秀雯的打扮……

  「啧啧!妹妹,跟我出来穿得这么辣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嘛!」秀兰问着。

  妹妹一向保守,虽然说以前也穿过裙子,不过只能盖住屁股的百折裙倒也没人看她穿过,不过这也还好,一向配色保守的秀雯居然穿了其高无比的红色系根高跟鞋,纤细雪白的足踝上还挂了条金色的链子。

  「就换个心情啊,怎么,很奇怪吗?」秀雯问着。

  「喂!穿成这样,里面应该没有胸罩吧,你是没被人家看光不过瘾呀!还是想男人想疯啦。」秀兰看了看秀雯的打扮,隐约看的到胸型,明显没穿胸罩,皱着眉头附在秀雯的耳朵边轻声讲着。

  「就是给他们看咩,反正他们也只能看看,又吃不到!」秀雯回答着。
  秀兰不知道秀雯今天穿的其实是一件吊带袜,更不知道秀雯的裙子下根本没穿内裤,在儿子的命令下,她已经不再是当初的秀雯了,无论是身体、心里都一样。

  「姐,别提这些,谈正事啦,你不是电话中说有问题找我?」秀雯喝了一口咖啡问着。

  「我有点迷惑。」秀兰说,「这只能找你谈,因为你是我唯一的亲人,我们又同病相怜,有类似的情境。」

  秀兰目前也是单身,老公半年前刚刚跟她离婚,侍者端来咖啡,秀兰啜了一口。

  「你要谈什么?」

  「这……这怎么说呢,是有关健智的问题。」秀兰开口说着。

  「你儿子不是表现很好都不需要操(淫色淫色4567q.c0M)心,品学兼优的好学生,有什么问题需要你烦心。」秀雯开口问着。

  秀兰又喝了一口咖啡,一方面用叉子将蛋糕送入嘴里,缓缓的说:「他……他……我发觉他拿我的内衣裤在房间里自慰。」

  「儿子长大了,开始青春期了,这种情形很多。」秀雯回答着,「俊杰也会这样。」

  秀兰听到了秀雯的回答,皱了皱眉。

  「不只这样,我还发现我看着健智手淫的时候,望着他的阳具居然会有感觉,想跟他做那件事,天啊,我居然想乱伦,怎么会有这么下流的想法。」秀兰似乎无奈的说着。

  「女人也是有情欲的啊,我也会啊,看来我们流着同样的血,姐姐。」秀雯回答着。

  「那你怎么解决?妹妹。」秀兰问着。

  「我们身上都流着乱伦的血啊,姐姐。」秀雯看着秀兰平静的说着,「我已经跟俊杰发生关系了,姐姐。」

  「啥……那样不是乱伦吗?」秀兰露出惊骇的表情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妹妹。

  「母子性交(淫色淫色4567Q.c0m)是解决同样性饥渴的十五岁男孩和近四十岁母亲肉体欲望最安全的方法,虽然和亲生儿子交媾是社会伦常所禁止的!但总比让他到不知名的地方发泄的好。」秀雯对秀兰说着。

  「跟自己的儿子乱伦,这……」秀兰不相信从小保守的妹妹会这样的说,她观念上还是无法接受。

  「你还想交男朋友吗?谁要一个有拖油瓶的女人啊,你前夫对你的伤害还不够吗?当初不是海誓山盟,结果呢?男人没一个好东西,还是跟从自己身上出来的骨肉来得安心吧。」秀雯连珠炮般的跟秀兰讲了一堆。

  「但是……如果传了出去……那怎么做人啊?」秀兰仍有点抗拒着。

  「姐姐,只要每个人都保守秘密,谁会知道啊,自己快乐最重要啊。」秀雯劝着姐姐,「别考虑了,我们身上都流着乱伦的血,都要让儿子的大肉棒插入,甚至当儿子的性奴隶,才是我们的幸福,我从前一直不相信「性」对女人有那么重要,直到跟儿子乱伦。」

  秀雯闭上了眼,似乎陶醉在跟儿子夜夜春宵中。

  「性奴隶?!」秀兰惊呼,一旁的客人都把眼睛往她们这桌飘来,她才发觉自己的失态。

  「对啊,我已经是俊杰的性奴隶了。姐姐。」秀雯对秀兰说着,「姐,跟我一起享受性爱吧,跟儿子乱伦,我享受到前所未有的高潮跟幸福,我们两个天生就是要当儿子的性奴隶的。」

  秀兰被秀雯说服了,点了点头。

  秀雯看了看表,「糟……时间不早,我要赶回去做饭,不然俊杰会生气,会处罚我,姐,我先走了。」

  秀雯起身准备离开,「叮当」的声音又响起。

  「那什么声音?」秀兰贴着秀雯耳边小声的问。

  「俊杰在我乳头挂了铃铛,姐姐。」秀雯把身体挨近秀兰,秀兰可以透过衣服感觉到铃铛。

  「不痛吗?」秀兰问着。

  「刚开始会,习惯就不会了。我要走了,姐姐。」秀雯踩着高跟鞋走了。
  「叮当叮当」的声音流泄出来,听的秀兰呆了。

  (妹妹好像很幸福!)

  秀兰想着,觉得脸颊热热的。

  (那我也跟妹妹一样堕落吧,开始享受人生。)

  秀兰想着,进了女厕,把内裤跟胸罩脱下。

  (儿子,妈妈来了,妈妈准备要给你了。)

  (该怎么开始呢?)

  秀兰想着……

  (对了,等等开始脱光衣服煮饭吧,健智回来一定会很惊讶,就这么办。)
  秀兰加快了脚步,往家里的路上走去。